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edf壹定发OA网| 耿村e家人

一个安检员的三万公里路——记天峻义海安全巡查班班长杨干奇

发布时间 2019-01-18

  都知道义海公司地处高原,氧气稀薄,那稀薄是个什么概念?这么说吧,在这里走路就像在腿上绑着沙袋一样,要是小跑几步,准能听见心脏“嗵嗵”的跳,职工们下了班,顶多打打台球,下下象棋,都会尽量避免剧烈运动。但天峻义海安全巡查班的9个人却比较“另类”,他们每天都在和“运动”打交道。

步步为了安全

  “今天又走了15000多步”,安全巡查班班长杨干奇拿出他的手机说:“每天下班了我都会看看走了多少步,今天不知不觉又走了15公里啦。”44岁的杨干奇自从8年前来到天峻义海工作以后,几乎天天如此。
  安全巡查,顾名思义,就是要在2平方公里的矿区范围内查隐患、查“三违”、查作业环境,最费的就是“一张嘴和两条腿”。天峻义海有15个台阶、几十公里道路、几十个采剥作业面,他们每天都要巡查一遍,发现安全隐患,就要对作业人员进行教育,讲事故,讲教训,讲影响,讲的口干舌燥;作业现场噪音较大,所以用对讲机沟通的时候只能“基本靠吼”,“金嗓子”喉宝是他们必备的东西,几年下来,喉咙哑了,腿上的肌肉却发达了,到底走了多少路?杨干奇说:“这我可没算过,平均一天15公里,除去休假,一年大概要走四千公里,来了8年,我都走了3万多公里路了。”这个数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,这里可是青藏高原!
  走这么远是为了什么,值吗?杨干奇说:“你不知道,隐患这东西发现了是隐患,发现不了就会慢慢变成事故,甚至造成人员伤亡,全矿停产。后果非常严重,起因却往往微不足道,所以我得天天查、天天说,要是哪天没去现场看看,心里总觉得不踏实。这么多年了,矿上都没有发生重大安全事故,我想这些路走的是值的。”
安全,这看似简单的两个字,杨干奇却已经为它走了3万多公里路,他还得继续走下去。

句句说到重点

  职工们对杨干奇有一个统一的评价:“真能说呀,且句句都能说到点子上”。现场的安全工作十分繁琐,还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,发现违章怎么处理,对违章人员怎么教育,这里面可都有学问。
  前几天,杨干奇巡查到采剥二队作业面,发现台阶上方岩石松动,有悬浮大块,挖掘机却仍在下方作业,这可是较大隐患。他发现后就急了,但却不漏声色地把司机喊了下来,把上方松动的岩石指给他看,“这要掉下来,设备受损、人员受伤是肯定的,以后作业前你得先看看周围的环境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家里还怎么过年?”转过头,就对现场指挥和安全经理大发雷霆:“你挣钱不要命,工人还要命,一旦出了安全事故,你这几年挣的钱都得吐出来。人员和设备立即从作业面撤离,你俩到安全科报到,接受处理!”
  只要杨干奇下了坑,安全员们的对讲机可就热闹起来了,一会安排工作,一会询问现场状况,时不时开几句玩笑,总之他的话最多。据说有一次他在北端帮道路指挥交通时,因为下雪路滑不慎摔倒,疼得爬不起来,直到同事们将他扶起,他就坐在挡车墙上对着对讲机继续安排工作。
  说的多了,他也有自己的苦衷:“纠正习惯性违章是很难的,我只要发现违章行为,都会进行安全教育。一件小事都要叨叨个没完,别人还不一定理解,觉得我是故意找事,甚至在背后骂我,我都知道。但我还是要说,一百句能听进去一句,就有可能预防一起安全事故的发生,这就够了。不理解的人烦我,被处理的人恨我,而且出力不讨好,因为不出事故是本分,出了事故就是失职呀。”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苦闷。

时时想着工作

  在班组里,其他职工都是8小时工作制,唯独杨干奇是24小时工作制,什么时候需要他,他就得什么时候下坑,白天作业前他要到现场进行安全确认,晚上收工后他要到现场确认人员、设备安全情况,半夜从被窝里爬起来那是常有的事。因为雨雪天气停工了,他就带着人去油库、炸药库、维修车间查,甚至在12月初飓风来袭的那几天,他也带着人在矿区和北生活区巡查,看有没有人违反规定在户外作业,看被飓风吹毁的铁皮房屋会不会砸到人、割伤人。
  因为敬业和坚守,杨干奇8年来不知不觉就走了3万公里路。他只是义海上千名职工中的一员,相信在义海职工的敬业和坚守中,义海能源一定会实现“千万吨煤炭基地,百亿元企业,中国最美高原矿山”的愿景。

(通讯员 刘迎龙 张猛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 
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edf壹定发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09009444号-2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