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edf壹定发OA网| 耿村e家人

大雪敲响祈愿的钟
发布时间 2019-01-11

  岁末是个小小的驿站,于风雪浓重处无声抵达。
  勒缰,下马,扑打满身风尘。倚门回首,如果只是为嗅一枝横逸斜出的青梅,未免过于天真,但回望来路,盘点光阴,实在一件百味杂陈的事情。
  这一年,日子依然如细沙,从身边缓缓流动。握一把,沉甸甸的,摊开来,全是鸡零狗碎。
  是的,用李平文章中的一句话来表达:并非所有的日子都值得述说,但若蹲下身子仔细翻捡,以淘金者的姿态,也许发现,并非所有的沙砾都毫无意义。

阅读

  随着工作岗位的变动,越发觉得新媒体来势汹汹,辐射生活每一个维度。常有行动蹒跚的老年人捧着手机找到我们,让我们帮忙下载应用软件,说他们也要参与投票抽奖。回家路上买两个烧饼,没带零钱,卖饼的中年妇女指指墙上贴的二维码说,扫微信吧,方便。回到家,刚上幼儿园的小女儿对我说:“妈妈,把你的手机打开,老师说有布置作业。”
  但我的案前一角,伸手可及的地方,一直放着《诗经》《纳兰词》《春宴》《有如候鸟》,它们是我最喜欢的书。各自简约的封面,白或淡黄的纸张,一个个小而奇异的方块字,在凝固的纸页上,澎湃成文字的河流,等目光如浆,掀起细碎逶迤的浪花。
  电子书和纸质书,是我的新欢和旧爱,是我无法取舍的鱼和熊掌。虽然由于工作需要,大部分文字需要在手机上阅读,但纸质文字却是夜深人静时我最后的退守。在它里面,灵魂得以安静和欢娱,自由和重生。

  参加朋友儿子的婚礼,围坐桌子一圈的老友纷纷感叹,时间过得真快啊,转眼都老了。看看彼此褶皱的脸,褶皱里隐隐的风刀霜剑,才明白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,谁不是被篡改的面目全非。可是这金壁辉煌的大厅,这灯火璀璨的宴会,这如新月般明净的一对璧人,酒宴正欢,誓言滚烫,日子分明还是新崭崭的啊。
  坐在我身边的槿,低下头偷偷抹泪,刚刚离婚不久的她,对某些词语尚保持深度敏感。原以为在日子里剐剐蹭蹭,久了,早已长出防御性的甲胄,不想还是被一个爱字轻易击败,内心溃散如流沙。究竟是我们走得慢了,还是日子离得远了,还是说,我们只是被尘世的烟火熏得老旧了,如灶前弃用的煤油灯。但心里装着的爱,仍然余烬未灭,只要念动神性的咒语去擦拭,仍然有幽幽不熄的火焰亮起。
  这个世界到最后,如果满目疮痍,粗陋无知,上帝用来修复的,一定是爱。

梦想

  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,背来一袋厚厚的手稿,让我帮她整理。全部是捡来的废纸,上面写满长长短短的诗句。字体娟秀,像藏着花草蝴蝶的少女梦。老太太说,这些诗句,有的是她爬在厨房案板上写的,有的是她蹲在地头就着膝盖写的,有的是她半夜想起来趴在枕头上写的,她想把这些诗歌结集出版,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。
  梦想,年青时以梦为马,驰骋天涯,失意时仍可纵酒,得意时一日看尽长安花,得与失之间,有的是拾起放下的筹码。
  人到中年,却几乎已经羞于谈起了,说到梦想,闪闪烁烁,隐约其辞,像谈起一桩隐秘的不光彩事情,像谈起心里暗黑的不为人知的那部分。不是中年人没有了梦想,而是负重前行的人生实在顾虑重重。就此藏着掖着吧,实现与否,无非一个人的喜悦和怅惘。
  但它从一个花甲老人口中说出,却如此坦荡,如她额上辽阔的皱纹,如她头顶嵯峨的雪白,让我肃然起敬。
  是的,梦想毕竟是梦想,也许它永远沉睡如梦。可是,梦想就是梦想,只要你敢于大胆地做梦,大胆地去想。

愿望

  新年钟声就要敲响了,在这个美丽吉祥的时刻,悄悄许下自己小小的愿望吧。
  愿一场无边无际的大雪,抚平大地所有的伤痕。
  愿一路走过艰难困苦,依然温暖纯良,满怀希望和爱。
  愿无论何时何地,抬起头,都能看见星辰和大海。

(义海能源 范江华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edf壹定发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09009444号-2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