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edf壹定发OA网| 耿村e家人

漫谈汉关
发布时间 2019-06-10

  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。”这里的“汉时关”是指位于新安县城东的汉函谷关。汉关东距洛阳30公里,是洛阳西出长安的第一站,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,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中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见证者。
  然而,昔日巍峨的雄关却湮没于历史的荒烟蔓草间,自宋以来1000年间默默无闻。直到2007年10月,汉函谷关遗址被列入丝绸之路申遗捆绑项目预备名单,才开始保护性发掘。2012年,汉关正式被列为丝绸之路项目的遗产点,政府发掘的力度开始加大。2013年,汉关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。全国各路媒体纷至沓来,汉关开始走进公众视野。2014年4月12日,“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”结果揭晓,汉函谷关遗址入选,是河南省唯一的入选项目。
  作为新安人,很久以来,我都想写一下汉关故事,然而一则“近乡情怯”;二则历史的诡谲和不合逻辑,使我无法把握和下笔。索性我就把这种诡谲和不合逻辑展示出来,也许会给人以更多的启示。
  提到函谷关,大家都会说位于灵宝市,其实那是秦关。秦末,项羽一把火烧了秦关。公元114年,秦关被东移了150公里,移到了新安县,成了汉关。按理说,灵宝的函谷关就该萧条暗淡下去,但历史就是这样的奇妙,秦关的影响并没有因被移走而失色,在被历代劳动人民一次次地重修后,如今仍熠熠生辉。相反,移走的汉关却日渐没落了。
  丝绸之路申遗名单公布前,大家都以为会有秦关而无汉关。可结果是熠熠生辉的秦关没有入选,默默无闻的汉关却榜上有名。据说专家们的意见是秦关由于历代重修而失去了它原有的特征,而汉关却因为没落和荒芜,保留了更多的汉代信息,具有“历史的真实性和原真性”而入选。
  汉关距今整整1900年了。把函谷关移到新安的是一个名叫杨仆的人,这是个在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人物。
  杨仆是我国第一个“海军司令”,新安县人。严重缺水的内陆小县出了中国首任海军司令,似乎也不合常理。他是汉武帝时期的楼船将军、关外侯,曾统帅近30米高的楼船船队到今天的广州、香港、珠海、深圳和海南岛等地平叛,也曾横渡渤海,远征朝鲜,因军功而被汉武帝封侯。汉朝时,函谷关以西的渭河平原被称为关中地区,相当于今天的京津冀地区,是一等地区;函谷关以东的地区被称为关东或关外,在人们的心目中,是二等地区。汉武帝时,关中地区已被分封完了,而且杨仆的家新安县在关外,汉武帝就封楼船将军杨仆为“关外侯”。这遭到了当时“关中侯爷们”的讥笑。史书记载,“时楼船将军杨仆耻为关外民,上书乞徙东关,以家产给用度,武帝意亦好广阔,于是徙于新安,去弘农三百里”。这里首任海军司令的面子好像成了函谷关东迁的主要原因。其实,杨仆的上书只是个表面原因,或者说是诱因,“武帝意亦好广阔”,扩展京畿领域,加强中央集权,才是迁关的根本原因。当然汉关西有奎楼山,东有八徒山,南有青龙山,北有凤凰山,四山环抱,更有涧河、皂河之水绕其奔流,地理优势是个基础。
  此关城建成之后,气势宏伟,南北两侧有高厚城墙延伸山间,形成屏障,唯有通过城门,才可以出入此关。它北至黄河岸,南到洛河,关塞相连,几乎等于小长城。
  2013年的发掘发现,城墙位于距关楼200米左右的南北二山上。其中,南城墙长130米,残宽2米至7米;北城墙长270米,残宽6米至13米。两处城墙均为夯土筑成,为汉代所筑。
  现存的关楼,是1923年张钫修建的。它残高15米,底部关坛高9米,南北长25米,东西宽20米。坛上有两层楼阁,一层为四面相同拱式门洞,且四面门洞均有楹联,可惜已残破不可寻,雄关横卧,城楼高耸,气势非凡。
  张钫是位辛亥元老,是标准的武人,但今天的人们没记住他的武功,却记住了他的文治。他修建了保存大量唐代墓志的千唐志斋,他创建的铁门小学,他主持编写的《新安县志》,更重要的是他主持重修的汉函谷关,保留了文化的血脉。
  1921年,时任陕西“靖国军”副总司令的张钫回到新安县铁门镇隐居。两年后,康有为游陕过豫,被张钫邀至园中。康有为在新安期间,在张钫的陪同下,游览了汉函谷关,并写下了“汉函谷关”四个字,后被刻在青石上,镶在西关口上方。如今,这四字关额犹在。
  汉关遗址北20米是陇海铁路,北500米是连霍高速公路;南50米是310国道,南1000米是郑西高铁。现代的立体交通使汉关什么也关不住了。这其实在张钫重修汉关时已有了兆头。重修汉关前8年,也就是1915年,陇海铁路就修到了新安县城。
  经济发展要从文化、历史中汲取活力。新世纪,中国与中亚各国共建的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大外交格局逐渐形成。2006年,中国与中亚有关国家开始了丝绸之路跨国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。2013年1月,中国与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三国最终确立了丝绸之路项目的申遗文本,正式报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。同时,郑欧国际铁路货运班列开始在汉关的见证下隆隆向西开去。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的日渐深入人心,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申遗进程的推进,中国、中亚和欧洲的经济,乃至世界经济一定会焕发出无穷的生机。
  经济的发展,湮没了汉关的光辉,然而经济又要从汉关的斑驳中寻找腾飞的动力,这好像又是一个悖论。

(新闻中心 刘彩镔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edf壹定发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